阳离子咪唑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阳离子咪唑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卢县令神断命案-【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23:16:59 阅读: 来源:阳离子咪唑啉厂家

卢文拯刚调任石阡县令,便一反常理,立即清理原任县令范伊童当任期间的旧案,彻查悬而未决的大案要案,并发布公告,昭告百姓举报申诉,尽力为民伸冤。

在师爷王峥的协助下,发现本县龙王乡豪绅顾童星强娶民女胡珠并致使其“失踪”一案存在诸多疑点,而且涉及人命关天,实属重大悬案和疑案,被列为彻查之首。

一、民妇申告陈冤情

公告发布次日,衙门外忽然响起急促的堂鼓声。随着:“升堂,传击鼓人!”的传唤声,一位衣衫褴褛的民妇疾步跨入大堂,噗通一声跪在堂前,呼天抢地地喊道:“请大人为民妇伸冤!”

此时,王师爷凑近卢县令低语道:“此人便是状告顾童星强抢其女胡珠的民妇胡卢氏。”

卢县令先是一惊,然后立即镇静下来,和风细雨地说:“胡卢氏,请您将案情向本府详细陈述一遍,本府一定会为您讨回公道!”

“前年初春,我闺女胡珠在地里薅草,被路过的顾老爷发现其美色。三天后,顾童星便派家丁到我家下聘礼,要娶胡珠为妾。我们母女并不同意,他们就强行将她掠走。”胡卢氏含泪控诉道:“我多次上门哀求他放回胡珠,但均被拒之门外,并说胡珠已经同意。无奈之下,我也再没去过顾家。当年七月初十是她爹的祭日,胡珠回来过一次。我见她并不开心,且身上多处伤痕,问其原因,她说是顾童星那个畜生对她施以残暴……”

“直到去年过年,女儿尚未回来,我深感纳闷,便去顾府看望,顾老爷说胡珠早在去年十月初五回家跟我祝生离家未归。然后叫管家给了我五十两银子,叫我回家安享晚年。我想胡珠可能被那畜生所害。”胡卢氏声泪俱下,继续控诉道:“后来,我三番五次到县衙告状,范老爷却一拖再拖,最后告诉我说,胡珠失踪,等待查找。”她抹了一下眼泪,哽咽道:至今过去半年有余,胡珠仍下落不明,生死未卜。因此,劳烦大人明查。”

“胡卢氏,您先回去静候佳音,本府立刻查办。”卢县令安抚道,然后又叮嘱一句:“您回去暂不声张此事。”

胡卢氏退堂后,王师爷对卢文拯说:“大人,依我看来,胡珠可能不在人世,十有八九被害了!”他顿了一下又补充道:“其实,这个案子范老爷当时也带人去顾府查过,只是迫于顾童星的淫威没敢深挖细查,不得不草草结案。”

“这个顾童星是啥样人,竟有如此淫威!”卢文拯说道:“连范县令也畏惧他?”

“老爷,您有所不知,顾童星是个富豪,有财有势,还是个十足的地痞流氓,家里养着几十家丁,称霸一方,无恶不作。”王师爷说道:“在石阡县有‘上怕玉皇大帝,下惧阎王老二,龙王还怯顾老弟’之说。顾老弟就是顾童星。意思是说,除了玉皇大帝和阎王爷就是他顾童星充大,连龙王爷也得敬畏他。您想,这样的人有谁不惧怕,就连前几任县令都得让他三分。范伊童本是个糊涂官,对这个案子,且不说他没那个能力查办,更没那个胆量去侦办,因此,他只得随顾老爷的旨意敷衍塞责,不了了之。”

“哦”卢文拯若有所思地说道:“这样的人物,那我还得亲自去会会!”

二、微服私访顾家宅

次日一早,卢文拯没穿官袍,也没戴花翎顶戴,一身素装打扮;没坐官轿,也未带随从,只身骑马去顾家村拜见顾老爷。

离县城不远,不过十来里路,不足半个时辰就到了龙王乡顾家村。村子在一个三面环山的平坝里。一个高大雄伟的牌坊上雕刻着:“顾家宅”三个红色大字,非常耀眼。走过牌坊不远,眼前便是一栋硕大的庄园,这便是顾老爷的府邸。高墙大院,飞檐翘壁,白墙红柱,绿檐青瓦,煞是气派。北面高墙中央的院门上锈刻“顾府”二字。府门两边门柱上书:“三山雾锁龙王乡,四海财进顾家宅。”的楹联,楹联间嵌刻着威龙图案,府门前蹲坐着一对威猛的石狮,石狮旁站着两个手持长矛表情严肃的门丁……

卢文拯下马向门丁递上名帖。门丁一看:“石阡县衙卢文拯”,方知此人便是石阡县新任县令,然后立即转身钻进了森严的大门。

一会儿,门丁出来叫道:“卢大人,老爷有请!”随即将他带入府内。也许是出于职业的敏感,卢文拯一路前瞻后仰,左顾右盼。只见院内房舍林立,星罗棋布,错落有致;亭台楼阁,沟渠廊桥,假山池水一应俱全;林木葱郁,花繁叶茂,鸟鸣鱼跃景致无限……穿过迷宫式的房舍,最后进入府邸中心“聚贤阁”正厅。

一个身材魁梧虎背熊腰的花甲之人,站在大门口双手合掌道:“怠慢怠慢,卢县令亲临寒舍,真是蓬荜生辉!”然后伸手示意卢文拯道:“请,请!”随即大声呼唤:“看茶。”

“久闻顾老爷大名,早有拜访之心,只因公务繁忙,迟迟未能夙愿。”卢文拯亦客套道:“今日相见,真是幸会幸会。”

“卢大人来石阡已有月余,本人还没空去府衙拜望,您却抢先来看鄙人,真是惭愧,惭愧!”顾老爷客套道,然后话锋一转:“卢大人如此心急,想必是有事而来?”

“哪里,哪里!”卢文拯见此人并非善辈,便故作镇静的说道:“我早已申明,此次到此,只为了却仰望之心,并无他意。”然后也针锋相对地调侃一句:“再说,您是这里的望族显贵,本人初来乍到,今天也顺便拜个码头!”

“听说您刚上任就发布公告,要彻查旧案?”顾老爷两眼直勾勾地盯着卢文拯说道:“俗话说,新官不理旧案,卢大人,您又何必反其道而行之,自讨苦吃!”

“嗨!”卢文拯听出了顾童星的弦外之音,是在威胁他不要翻历史旧案。为了稳住他,打消他的疑虑,便说道:“其实,这都是官场流弊,走走过场,做做样子而已。”

屋里有点闷热,气氛有些紧张,卢文拯担心长时间攀谈下去会暴露自己的真实意图。于是便向顾童星提出请求:“顾老爷,鄙人想见识见识您的府宅,开开眼界!”

试管婴儿移植后怎么做

上海如何选择治疗鱼鳞病的医院

沈阳市医院可以做处女膜术吗

广州脑博士收费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