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离子咪唑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阳离子咪唑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天上掉下个林妹妹-【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2 10:58:47 阅读: 来源:阳离子咪唑啉厂家

这天,吴方接到了朋友的电话,禁不住喜上眉梢。原来,电话里朋友给他介绍了一个姑娘,约他晚上去见面。要知道,吴方的老家在农村,只身来到城里打工,在公司里给经理当司机,一个月的工资加奖金也不多,买不起房,供不起车。虽然以前有人给介绍过几个,可人家一听吴方这情况,掉头就走,有的根本连面都不愿意见。

吴方嘴上说不急,其实心里早就火烧火燎了。

好不容易熬到快下班的时候,经理却打来电话:“立即送我去飞机场。”吴方只得赶紧去车库取出经理的奥迪车,送经理去机场。

好不容易把经理送上了飞机,时间已经六点多了。距离约定见面吃饭的时间快到了。吴方想把车开回公司已经来不及。公司里有规定,公车一律不得私用。虽然别的司机并不以为然,常常用公司的车干点私活,但吴方一向老老实实,每次给经理开完车,都会自觉地把车送回去。吴方想:干脆就直接开车去约会吧,就这么一次,总不至于就会被发现吧。于是,吴方方向盘一转,开往约定的地方,想着马上就要见到的姑娘,吴方不由心头暖洋洋的,哼起了小曲。

到了约会的地方,吴方几乎找不到停车的位置。在停车场大妈的指引下,才在边上把车泊好。看看时间,还好,总算没迟到。

进了饭店,朋友给双方作介绍。姑娘姓林,叫林娟,在一家幼儿园当老师,老家也是在农村。林娟长得很秀气,比吴方想象的漂亮多了。吴方禁不住有些心虚:凭她的条件,完全可以找个比自己好的。但吴方还是一五一十把自己的情况说了。林娟倒没有像之前的那些女孩一样,而是微微一笑说:“只要人好,有没有房子和车有什么要紧?”

朋友找借口走了,吴方请林娟吃饭,两个人聊得挺投机,还互相留下了电话号码。吃完了饭往外走,忽然从远处传来“砰”的一声巨响,把他们俩和周围的人都吓了一跳。那声音正是从吴方泊车的地方传来的。吴方心中一惊,忙来到自己的车前:眼前的一切一下子让他惊呆了!

自己那辆时尚奥迪车,此刻像一只病猫一样蜷缩在那儿,车顶瘪了下去,车窗玻璃也碎了,车身上还有些碰撞的痕迹。吴方看着奥迪车,欲哭无泪,不知道这眼前的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停车场的大妈见到吴方,忙跑了过来。“就是这,把你的车砸坏的。”大妈指着横在车前的一个大铁榔头说,“刚才,这东西从上面落下来,把你的车砸成这样了。”吴方循着大妈手指的方向看过去,那是一幢七八层高的住宅楼。天已经黑了,楼上的几扇窗都黑着灯,谁知道是从哪一层楼丢下来的呢?

林娟也过来了,关心地问:“修好这车大概要多少钱?”“一万块钱左右吧。”吴方对停车场的大妈说:“我的车是在你这儿被砸的,你得赔偿我的修车费。”大妈摇头摆手:“小伙子,这你可不能赖我。我只收了你五块钱停车费,是你租用场地的费用,可不负责你车辆的安全。你看,我们那儿的告示牌上都写着呢。”

这时候,旁边已经围了一圈人。有人说:“小伙子,自认倒霉吧。反正你能开得起这样的车,修车的钱还不是小菜一碟吗?”吴方哭丧着脸道:“我这车是公司的,我只是个打工仔,修车的钱够我挣大半年的。”林娟问:“公司难道不能报销吗?”“那样一来,公司就知道我公车私用的事了。说不定连工作都没了……”吴方摇着头嗫嚅道,“同样,也不能向保险公司索赔,因为这样也会让公司知道。”“那怎么办呢?都怪我不好,不该今天晚上约你出来。”林娟懊恼地说。“怎么能怪你呢?这一切都是意外,谁也不想的。”吴方安慰着她,“现在只能先把车拖到修车铺,我自己先把修车的钱垫上。明天我再来这儿查问这铁榔头是谁扔的。”“明天我正好还有一天假,我和你一起来。”林娟说道。吴方点点头,从心底里感受到这个女孩子的善良。

第二天,吴方和林娟一起来到车被砸的地方,抬起头往楼上看。还是林娟心细,指着六楼的窗户对吴方说:“你看,六楼的玻璃窗!”吴方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六楼的玻璃窗上破了一个大洞。“走,上去问问。”吴方提着手里的铁榔头,气冲冲地走上楼去。

六楼的门开了,开门的是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婆婆。她一看见吴方手里的铁榔头,就说道:“这是我们家的榔头呀!你们是……”吴方见对方承认这铁榔头是她家的,心头一宽,就把昨天晚上的事大致说了。不等说完,老婆婆就明白了:“原来昨天被砸的车就是你的。真是太对不起了。幸亏没有伤到人,要不后果可就更重了。这都怪我那个可怜的女儿啊。”老人让吴方和林娟进了屋,对两个人说了事情的原委。

原来,老人家有个女儿,前两年丈夫出了车祸,不幸身亡。她受不了这突如其来的打击,精神有些失常,两年来都是老人在照顾着她。昨天晚上,老婆婆有事出门了,她的女儿突然又发病了,把家中的东西乱扔了一地,又把家里的一只铁榔头从窗户扔了下去。

“我回来以后,听说了铁榔头砸到人家的车上了,我赶紧下来,可那时候你们已经离开了。所以我今天一早把女儿送到精神病院以后,就在家里等着。一是给你们赔个礼,二是车砸坏了,要多少钱我得赔。我虽然老了,也没什么收入,可还能去捡捡垃圾什么的,不管怎样,我一定把钱赔给你。实在不行,我就把老伴留下来的房子卖了。”老婆婆说得十分诚恳。

吴方站起身,说:“老人家,我来只是想了解一下原因。我的车买了保险,保险公司会给赔的,您老人家就不用赔了。”说着,拉起林娟告辞了。

出了门,林娟疑惑地问:“你昨天不是说,不能向保险公司索赔,怕被公司知道你公车私用吗?”随即她又明白了,“哦,我知道了,你是不忍心,打算自己赔。”吴方点点头:“是啊。老婆婆太可怜了。你一定觉得我特别傻,是不是?”吴方觉得跟林娟也就到此为止了,哪个姑娘会找像他这么傻的人呢?也怪自己太倒霉了,谁知道这天上掉下来的不是林妹妹,而是一只铁榔头呢。

到了楼下,吴方打算和林娟说再见。林娟却欲言又止地说道:“明天晚上你有空吗?”吴方连声说有空。“那你到我家来吃晚饭,好不好?顺便见见我妈……”

吴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本来,我还要再考虑考虑的。可今天的事儿,让我觉得你是个好人……”林娟的声音越说越小,脸上已经红了一片。

回去的路上,吴方高兴得不知怎么好了,一张口,又哼起了小调:“天上掉下个林妹妹……”

北京肿瘤医院哪个最好

北联nk免疫细胞治疗

301医院癌症免疫疗法费用

NK免疫细胞能治疗肾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