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离子咪唑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阳离子咪唑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文刀米中国年轻人的审美正在被网络挟持行业动态资讯-【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6:34:14 阅读: 来源:阳离子咪唑啉厂家

翘翘,业内知名,曾经创立于2003年的店铺OnebyOne,被公认为国内第一家设计师集成店,翘翘是创始人之一。十几年后的今天,她是品牌NeitherNor的创始人和设计师,但不再提OnebyOne,成为了另一个设计师集成店MDC的总监。

翘翘,业内知名,曾经创立于2003年的店铺One by One,被公认为国内第一家设计师集成店,翘翘是创始人之一。十几年后的今天,她是品牌NeitherNor的创始人和设计师,但不再提One by One,成为了另一个设计师集成店MDC的总监。

翘翘的身份在悄然改变,中国的设计师集成店和独立设计师品牌也经历了飞速发展。

“独立们”的金主

2015年8月,我写了一篇《中国的设计师品牌被宠坏了吗》,文末提出期望:“大型成熟品牌扶持设计师品牌,在生产、销售等环节给予支持,而设计师品牌也能在创意方面让这类土豪得到新鲜感”。

土豪“爸爸们”的手脚比我预想的更快,成熟产业链与“独立们”的联合,已经有了一些正在进行时的案例。比如,翘翘现在主理的MDC。

现在的MDC在全国有5家店铺,销售20多个设计师品牌,其中包括张娜的 FAKE NATOO、邱昊的QiuHao、张达的没边、于婉宁的Evening、朱威特的Vmajor等等,不难看出这些品牌在风格上具有一定辨识度,并且许多都属于设计师品牌中的“老将”。

有翘翘掌舵,要聚集这些设计师不难,比较有意思的是,MDC大有来头,背后站着玛丝菲尔。提到玛丝菲尔,即便不关注服装业的人应该都知道,基本各大商场成熟女装楼层都有这个来自深圳的品牌。

2015年翘翘进入玛丝菲尔,成为了MDC的项目总监。独立了十几年,突然有了靠山,翘翘说:“品牌也好,个体也好,会需要归宿感来平衡”。

翘翘所说的归属感是什么?我的理解是指成熟商业品牌的优势。

翘翘:“玛丝菲尔强大的产业链和直营体系让我惊叹,相比较之下独立设计师品牌的运作根本不叫运作,所以我后来不愿意把两者相提并论,表面看是同一个领域的事情,其实是两个相互平行的世界,难以交集。也正是这样的现状让MDC的出现有了拓荒者的意义,以纽带的形式搭建一个平台,而不是以谋利为主旨的商业行为”。

尽管翘翘强调MDC排斥用任何简单粗暴的商业价值标准,去衡量品牌本身的价值,但开店始终是一门生意,这跟做设计师品牌一样,不管多独立,多小众,也逃离不了是生意的宿命。而MDC的官方称谓是设计师品牌孵化平台,“平台”这个词由于使用频率过多,含金量在降低。

翘翘:“平台这个词这两年很热门,因为有一种平台是凭借隐形的资源进行搭建,只要有煽动性的口才就能实现;MDC主要是实实在在的把店开好,不以扩张、融资、上市为目的的买手型平台,国内屈指可数。

我们一直在探讨新的经营模式来售卖这些创意产品,也希望成全他们的同时成全自己”。

什么新模式?

翘翘:“我们展开了几个限定的合作系列,从主题到面料、款式类别都做了一定程度的限定,把设计师最擅长的设计手法和公司的原材料开发、生产开发资源相结合,衍生出多个别具一格的独家系列。这次的AT HOME时尚家居服系列就是和设计师交流设计心得时碰撞出的火花”。

她提到的AT HOME时尚家居服系列,是MDC“移动美术馆”第二季的主题。时尚家居不是指真的家居服,而是一种舒适的如同家居服的风格。前几天MDC位于石家庄的店铺内,做了相关活动,设计师张娜到店内分享设计心得。

除此之外,翘翘还把时尚大片的拍摄现场搬到店内,消费者可以看到那些高冷的大片是如何产生的。

翘翘:“把时尚摄影这个对消费者来说有点陌生的概念介绍给他们,更重要的是对摄影师本人在商业场所进行了推广,获得商业品牌的关注,这也是当下两个领域相互合作的契机”。

这样的方式能否得到消费者的认可,我不能确定,但是将时尚行业较为专业的部分解剖给消费者看,变得越来越普遍,比如奢侈品品牌以前常常做工艺类别的展示,现在热衷做与设计相关的艺术展,形式不同,内核都是贴近当下的自我解剖。

而这样的方式或许也是设计师希望看到的。参与本次活动的设计师张娜认为,设计师是做内容的,店铺则起到“翻译”和拓展的作用,她对设计师集成店的希望,除了将产品带给更多更广的消费者,还有增加用户体验。

要完成对新模式的探讨和尝试,我觉得最关键的一点,是钱。

土豪“爸爸”给“独立们”一定空间,让他们在更加理性的环境下发挥自己的创意。

这样的结合方式,会是将来的一种趋势。

“独立们”风格还独立吗?

OneBy One 创立于2003年,翘翘认为在此5年之后,长乐路开始出现一批独立设计师品牌,而集合店的井喷是2012年。这个井喷当然不局限于店铺,更是中国设计师品牌的井喷。早些年,我们对独立设计师“独立”二字的理解,或许更多指风格,但是现在,数量庞大的设计师品牌中,风格变得趋同。

文刀米:在你看来,独立设计师品牌在运作方面欠缺的是什么?

翘翘:一个专业的团队,几乎是可遇不可求的,而且前提是设计师对自身有正确的认知,以及对团队有合理的要求。

文刀米:现在新生的设计师品牌特别多,许多设计师刚毕业就开始做品牌,甚至没毕业就做品牌,你觉得这些新品牌整体水平提升了吗?

翘翘:我一直认为独立设计师强项是BRANDING,越来越多有态度的设计出现,但没有出现太多真正的品牌。

文刀米:现在一个流行元素出现后,就会席卷许多品牌。以往,我们认为独立设计师品牌是有着相对自我的风格,但是这种独特性在减弱,比如,这几季流行很长的袖子,然后绝大多数年轻品牌都在这么做。你怎么看?

翘翘:年轻人的审美被网络挟持,正在趋于雷同,这也是当今时尚最悲哀之处,喧闹和浮夸总是容易吸引眼球,人们已经没有时间去在意沉默的力量,即使知道何为昙花一现。

文刀米:对于希望创品牌的年轻人或者说已经在做品牌的年轻设计师,你有什么建议?

翘翘:除非已经做好了所有的准备,不随便,不将就,不苟且,苟且的事业到不了远方。

文刀米:你绝对不会合作的品牌有哪些特质?

翘翘: 特别想红、以红为目的的设计师。目前为止MDC已经和二十几个品牌展开合作,我们在微信公众号的首页公开了邮箱,希望能收到更多毛遂自荐的作品。

文刀米:从你的了解来看,现在国内设计师品牌的运营状况如何?处于上升阶段还是平缓期,或者是淘汰期?

翘翘:独立设计师品牌的发展看似蓬勃,其实已经过了自由生长的上升期,目前属于平缓期,如果再不出现专业的品牌投资运作介入,应该就离淘汰期不远了。

文刀米:有没有你特别喜欢的设计师?为什么?

翘翘:Martin Margiela。他影响了我整个青春期的时尚观和穿衣态度,在一遍遍的杂志拜读之后,2006年第一次站在他的伦敦专卖店里,是血脉喷张的感觉,这可能正是我们那一代人对时尚迷恋的方式,强烈而理性,低调含蓄地冲动,也因此让我对白羊座设计师毫无抵抗力。时尚界已经用Vetments的长袖子彻底淹没了MMM,他的门徒如今笑傲江湖,他却在乡下画画,这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识时务者为俊杰”的意思,并不是说随意改变自己的原则去顺应市场洪流,而是见好就收,懂得放下才是俊杰。

“独立们”发展到今天,该找“爸爸”的找“爸爸”,该淘汰被淘汰,市场才能欣欣向荣。尽管在翘翘看来,现在是独立设计师品牌发展的平缓期,我反而觉得已经走到下降通道了,因为传统商业品牌先走下坡路,先死的和还没死的都急于转型,这部分转型成功的要么收编“独立们”,要么抢占独立们的市场。

说到底,我更信奉不被网络审美挟持的产品,会走得更远。

吞食天地5最新版

超级地城之光无限钻石版

铁血三国破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