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离子咪唑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阳离子咪唑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山公用原董事长和总经理涉内幕交易被捕

发布时间:2021-01-20 06:48:25 阅读: 来源:阳离子咪唑啉厂家

据悉,谭庆中先生、郑旭龄先生于2010年7月2日签署了书面辞职报告并已生效。

中山公用的内幕交易之谜

中山公用重组中,李启红可看作最高端、最权威的内幕信息源。当地人士分析说,李本人对资本市场知之甚少,很可能是扮演了信息渠道的作用。

兴中道马路很宽,两边巍峨地排列着中山市的党政机关,与中山市中级法院毗邻的财兴大厦门面并不显眼,但门口的保安警惕性很强,对每个来访的陌生人都会尽职盘问。

身处风暴中心的中山公用事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山公用”)位于这座大厦的三楼。继中山市市委副书记、市长李启红被“双规”后,中山公用董事长谭庆中、总经理郑旭龄不能履行职务“失踪”的消息,在当地引起热议。

知情人士称,“谭庆中、郑旭龄以及中山公用大股东中山中汇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几名高管在李被带走的同时也被控制,而中山中汇、中山公用的中高层在5月30日至31日都被勒令暂时不允许离开办公楼。”

早在5月26日上午中山公用2009年年度股东大会上,谭、郑二人出事便有征兆。据参与股东大会的一名知情人士透露,当日公司的董事长、总经理均未露面,股东大会由公司董事黄焕明主持。公司公开的解释是,“主要领导均出差在外”。

5月31日,中山公用在紧急停牌后公告称,谭庆中和郑旭龄因暂时无法履行职务,授权公司董事郑钟强代行两者职务。

李启红涉嫌股票内幕交易,涉及的上市公司正是中山公用。中山公用的重组是她扶正主推的头个大手笔。2007年2月,中山市市委、市政府对公用集团的产业架构进行了调整,通过行政划拨的方式,将路桥、工程施工等板块资产划出公用集团。其时,李启红刚上任中山市市长一职不过一个月。

回顾当年中山公用重组链条,可对这场行政主导下的重组有更清晰的认识。

公用的重组

中山公用的前身是广东首家纯商业上市公司佛山兴华,2000年被中山公用集团收购,更名为公用科技。在随后的7年中,这家名字跟“科技”沾边的公司主业其实是管理当地大大小小的农贸市场。

2007年1月,李启红就任中山市长时,其重要工作之一是大力推动中山的金融产业发展。在她主政下,股份制银行和外资银行纷纷进驻中山,产权交易中心、村镇银行等金融新业态相继出现。中山公用的重组是她主推的第一个大手笔项目。

事实上,在她还没扶正之前,就已经埋下了变化的伏笔。早在2006年中,谭庆中等核心人物就已经明确了中山公用通过公用科技整体打包上市的路径。

2006年5月9日,意气风发的谭庆中成为公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2008年8月6日更名为“中山公用事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新一任董事长,此前,他刚从银河基金管理公司离职。

此前,谭庆中先后担任银河证券资产管理总部副总经理、银河基金管理公司副总经理等职,不过,囿于银河内部复杂的人际关系,谭一直没被扶正,因此萌生去意。

因此,李启红的赏识,对谭庆中来说意味颇多,而且中山公用还是中山市最大的一家公用事业集团。在任职仪式上,谭庆中举杯保证,绝对有信心带领公司成为中山市的标杆企业。

在当天的宴会上,谭庆中反复强调“公用科技必将超越中炬高新(600872)”,后者是当时最受瞩目的中山市的上市公司,他也多次推荐领导们多关注当时的上市公司公用科技。

2006年6月,当时公用科技新的董事会明显增加了资本界的专业人才,包括曾任中国证监会副主席、银河基金第二届董事会董事的傅丰祥以及曾任职于银河证券与银河基金、后来成为中山公用总经理的郑旭龄。这些都是谭庆中在银河的旧识。

在当时,中山公用的整合路径确实给人很大的想象空间,早在2006年年中,整体上市的传闻便已传开,市场还传言,公用集团有意将持有的15%广发证券(000776)股份注入公用科技。

随即,中山公用于2006年8月8日发布澄清公告,否认了上述说法。这一表态直接导致公用科技的股价在2006年下半年持续低迷,在4~5元区间盘整,与同期大盘一片繁荣的景象形成鲜明对比。

在2007年1月公用集团与中山市国资委的内部新春联谊晚会上,谭庆中在讲话中提到,公用集团将推进产权结构改革,同时利用资本运营手段实施资产重组。

2007年3月,李启红明确表示:“公用集团在水务整体上市、投资天然气项目、重组旅游产业、收购证券公司、拓展新兴产业等方面都将按先易后难、成熟一个推进一个的原则推进实施。”数月后,公用科技重组并股价齐飞的大戏开始上演。

此次重组的实质内容是5家区镇供水资产的收购。在中山这样的“小地方”,利益协调并不简单,仅靠上市公司或大股东操作很难完成,作为市长的李启红为此所做的说服工作相当重要。

“振业投资”的精确投资

2006年8月,正当中山公用的股价在低空徘徊时,此前从未在A股市场上露面的“振业投资”却在悄然大肆吸纳。

事实上,振业投资成立的时间也恰到好处,工商资料显示,振业投资成立于2006年9月18日,注册资本仅50万元,法人代表为张来明。

2006年第四季度,振业投资跻身中山公用第一大流通股东,持股数量高达678.72万股,远超第二位。

在其吸筹完毕后,中山公用的股价立马变脸。市场上又出现了公用集团欲注入广发证券股权的传闻,借助利好消息,中山公用的股价从2007年1月份的不足5元,到了5月初已飙升至12元,涨幅近3倍。

而在中山公用的股价上涨后,振业投资减持了部分股票。2007年一季报显示,该公司持有的中山公用股份已经降至291.99万股。不过,它并不急于兑现余下的股份。

2007年7月2日,毫无征兆,公用科技高空跳开,不足一小时就封在涨停板。7月3日,开盘再封涨停。两天内成交额超过2.5亿元,而涨停前的最后一个交易日(6月29日)仅仅成交4600多万元。2007年7月4日,公用科技公告称“因重大事项开始停牌,直至重大事项公告时复牌”。

2007年8月20日,公用科技公告吸收合并及定向增发议案,这一重组在当时被外界誉为“公用集团整体上市”。自此,公用科技连续拉出12个涨停,加上停牌前的两个涨停板,在公用集团整体上市方案公布前后,公用科技连续14个涨停,累计涨幅高达360.06%。

振业投资所持有中山公用的269万股也是在2007年三季度全部抛空,获利8600万元顺利出逃。

振业投资的出资人分别为中山市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山实业”)和中山市公物仓储中心有限公司(下称“中山仓储”),办公地点中山市兴中道18号财兴大厦附5楼,和中山公用在同一栋楼里。工商资料显示,中山实业、中山仓储都属于国有独资企业,出资人都是公有资产管理委员会办公室,法定代表人为欧阳泽生,办公住所同样也在财兴大厦附5楼。

经查证,中山振业法人代表张来明竟然是中山公用物业开发事业部综合部部长。中山公用的普通员工根本不知道他还是另一家投资公司的法人代表,还曾为集团“创造”了8600多万元的炒股收入。欧阳泽生则为中山中汇副总裁,曾经也担任过中山公用董事。

不过,在2006年年报中,中山公用还特意强调,无法确认前十大流通股股东间是否存在关联关系或是一致行动人。赚取了巨额利润的振业投资让人颇觉扑朔迷离,而其数千万的炒股利润最终流向也成了一个谜团。

作为一宗并不鲜见又比较极端的案例,中山公用案反映了一定的国情——国有上市公司事关资本运作的大事仍有复杂的决策程序,一路上报层层审批中也扩大了内幕知情范围,造成市场信息的不对称,易滋生内幕交易。

李启红涉嫌内幕交易事件爆发后,谭庆中曾任职的银河证券成了众矢之的,其中山营业部屡次登上交易龙虎榜,被猜测为“老鼠仓聚集地”。

根据深交所交易统计数据,2007年9月10日,是公用科技当时上演的最后一个涨停日,银河证券中山营业部、中信证券(600030)中山松苑路营业部、广发证券中山四路营业部占据交易龙虎榜卖出前三名,均为中山本地营业部,累计卖出近1.4亿元。

中山市一位政府人员回忆了当年情形:“其实临近停牌前已有些征兆,有一位朋友力劝我去买,说包赚不赔。”不过,狂飙的快感很难让人有彻底的安全感。据透露,2007年后曾有相关部门来查过中山公用重组的事情,后不了了之。

中山公用重组中,李启红可看作最高端、最权威的内幕信息源。当地人士分析说,李本人对资本市场知之甚少,很可能是扮演了信息渠道的作用。(新民周刊)

剑诀天下星耀版

装机软件

贪婪洞窟中文内购破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