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离子咪唑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阳离子咪唑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最受伤的德国发电集团RWE如何应对分布式挑战

发布时间:2020-07-20 16:14:48 阅读: 来源:阳离子咪唑啉厂家

随着德国“公用事业级电站”的死亡漩涡愈演愈烈,德国第二大公用事业公司莱茵集团(RWEAG)逐渐成为了这场风波的受害者,其传统集中式电站业务部门已经损失了近30亿欧元。然而,分布式能源技术和商业模式也许可以帮助其扭转颓势——无论这些技术和模式源于德国本土还是美国硅谷。

1、RWE开拓分布式能源新业务

莱茵集团新技术项目部副总裁AndreasBreuer在6月底的GridEdgeLive会议中称,莱茵集团正在分布式能源领域开拓新的业务。

据Breuer称,位于德国埃森市的莱茵集团正在欧洲布局十多个分布式能源试点项目。为了寻找更便宜、更可靠的可再生能源综合利用方式,这些试点项目集合了大型集中式可再生发电项目、居民分布式发电项目和本地控制系统。同时,他还提到:“我们在旧金山的团队

希望更多的了解美国市场,同时借机对我们的解决方案做更好的宣传。”

两年前发布的一份内部文件显示,莱茵集团将进行一场彻底的关于产销关系的变革。文件中称:“我们将把自己定位成项目推动者和建设者,并努力成为可再生能源的系统集成商”。而如今在分布式能源方面一切努力看起来都是为了实现这种转变。依照该文件,莱茵集团计划实现由一家侧重大型地面电站建设的公司向侧重轻资本、分布式能源发展的模式转变。

Breuer在上周的采访中也提到:“我们不是在开发新技术,而是通过研究现有的技术从而发现哪些技术可以真正运用在我们的业务中。”

2、从虚拟电站到智能运营商

在前面提到的示范项目中,就包括莱茵与西门子合作的虚拟电厂项目。该系统结合了热电联供、备用发电设备和小型水电资源,将系统所产生的电灵活出售给国家电网盈利。Breuer表示该系统已经从2012开始运行,并且正在为业主“赚钱”。

同时,莱茵还针对更小规模的电网进行技术革新。例如,莱茵集团已经开发了一个可以自主调节电流和监测当地电网运行状况的“智能操作”系统(“SmartOperator”)。该系统通过一个鞋盒大小的控制箱,把居民家庭与就近的变电站进行连接。在过去的一年中,约有250家用户已经接入了这个“智能操作”系统:在当地供电紧张的时候,家用发电设备的电量上网,减少地区电网的压力。而当太阳能或风力发电产生的电力超过当地电力需求时,系统还可以通过提高用电负荷消耗更多的电能。

Breuer解释说,莱茵集团的智能操作系统有一点像美国杜克能源(DukeEnergy)、CPS能源公司(CPSEnergy)和十多个电网设备和技术公司为美国市场开发的开放的现场消息总线(OpenFMB)并网控制系统。传统的来看,中央控制系统很难及时对配电网发生的变化进行反馈,而莱茵集团的这套智能系统将实现在维护本地数据连接的同时保证本地系统的独立运行。

当然,公用服务机构在推广这些智能系统的同时要确保其安全,保证系统程序不会被恶意篡改。德国对系统的安全性要求很高。德国的信息安全办公室(BSI)会对安装在家庭和企业中的系统进行数据隐私和安全监测,从而形成全国范围的监管,这在美国是没有的。

Breuer介绍说,为了满足这些要求,莱茵集团加入了信息采集联盟(SPIDER Consortium)。该联盟包括了瑞典大瀑布公司(Vattenfall)等若干欧洲的科技公司,已经开发了一个符合BSI尖锐湿疣价格安全规范的家庭控制器,名为“SPIDERBox”。这种“信息采集器”是莱茵智能运营系统基础设施部分的核心。而莱茵也在努力将这种采集器整合进自己生产的设备框架中。

虽然莱茵集团致力于为客户提供更智能的服务,但不幸的是德国是欧洲为数不多的在智能电表推广方面发展缓慢的国家。Breuer说,在德国现行规定下,只有约15%的住户满足标准可以使用智能电表来调节电力使用。和英国与其他放松管制的市场一样,德国要求其公用事业机构为每个客户提供两个设备——一块由客户选定的能源零售商控制的家用电表和一款由配电公司控制的集线器。

3、传统公用事业能源模式的坍塌

可以说,是德国公用事业领域中的收入危机促进了上述新技术的发展。在过去的几年间,莱茵集团损失了数十亿欧元,股价也不断下挫。据2014年财富500强排行榜,莱茵集团在亏损最严重的50家企业中排名第九。财报显示,2014年莱茵集团利润增郑州治疗银屑病的医院长率降低了309.89%,亏损35.22亿美元,资产总额也下跌3.87%。2015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莱茵集团的EBITDA(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在第一季度持续下降3%,仅有22亿欧元。

由于欧洲国家对可再生能源的大力推动,风能与太阳能变动成本接近于零。可再生能源产生的电能又在德国的相关法案保障下为成为先购电对象,使得传统发电方式受到相当大的打击,批发电价在离峰时刻,往往由于风能变动成本低而压低到趋近于零,甚至成为负数,使得无法停机的核电厂亏损售电。而原本的白天用电高峰又因为光伏发电高峰而使得对传统能源发电的需求大减,以谷时电价为主要获利来源的燃气发电厂大受打击。而核电站也正面临着因政府法令限制而不得不关闭的处境。

和作为竞争对手的能源巨头德国意昂集团(.)相比,莱茵集团的可再生能源投资被认为是“太少,太晚”。2014年,德国最大的电力公司意昂集团宣布了一项激进计划:将全面抛弃核能、燃煤、燃油、燃气等传统发电方式,并预计于2016年将这些发电业务连同能源交易、能源勘探等业务独立为新创的独立公司,意昂自身仅保留可再生能源、可再生能源相关的电力网络,以及解决方案事业部,将核心战略转向可再生能源和面向用户的分布式能源项目。相较于莱茵集团30多亿美元的亏损,意昂集团2014年利润增长率降低0.18%,利润额为28.44亿美元。

目前莱茵集团已经开始将资金投入风能和生物质发电项目,并与德国光伏开发商Conergy在屋顶太阳能分布式发电领域展开合作,并贴牌生产德国住宅储能系统制造商Sonnenbatterie的用户侧储能系统。即便如此,莱茵集团所有发电设施发电量中也仅有4.8%来自可再生资源,为意昂集团的一半。同时,据彭博社报道,为了维持集团的正常运转,莱茵集团已经削减了2017年度可再生能源领域的投资预算。

4、RWE依然面临困境

Breuer在采访中用“农民霍夫曼”的例子总结了莱茵集团目前面临的困境与转机:

假设一位RWE的客户霍夫曼在自己的农场中安装了太阳能,风能和沼气发电设备,并依靠发电获得了比经营农场更多的收入。这对于德国的农场来说并不奇怪,因为德国的农场通常可以生产三到四倍于消耗量的电力。德国的能源转型政策已经为分布式发电者提供了很高的上网电价补贴,而政府现在要求像莱茵集团这样的配电系统运营商,为“霍夫曼们”提供免费的配套服务。

而对于农民霍夫曼这类用户来说,想通过电力出售盈利需要将余电上网:要么新搭建一条的20千伏的电力传输线到他的农场,要么安装一个专业的电压调节设备。而莱茵集团选择了后者,“我们花费了100万欧元,从新西兰引进了能够帮助个人用户保持电压水平从而确保精确运行的系统。”Breuer介绍到。

到2025年,德国政府计划全国一半以上的电力生产均来自零排放的绿色能源(核电除外)。随着此类政策的推进,建设分布式能源发电系统配套系统的压力也会越来越大。Breuer称:“未来,我们的电力系统中将有30%的电能来自可再生能源,如果不建设新的线路和电缆,我们用什么来优化目前的电网架构从而更好地配合越来越高的可再生能源发电比例呢?”

本文综合编译自Greentech、彭博社等媒体

UI自动化测试框架

微信小程序云开发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