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离子咪唑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阳离子咪唑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三峡全通董事长因郭有明严重违纪被带走调查

发布时间:2020-07-13 21:14:51 阅读: 来源:阳离子咪唑啉厂家

宜昌多位开发商因郭有明严重违纪被带走协助调查

昨日,宜昌当地多位知情人士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有多位宜昌当地房地产商因郭有明严重违纪一事被带走协助调查,带走至今已过去三个星期。郭有明出事的导火索是宜昌当地多个房地产项目,也与三峡全通项目有关。

据不完全统计,含郭有明在内,十八大后截至目前,共有10多名副部级以上官员涉嫌违法违纪,或被调查,或被免职,或被移交司法机关。其中,不少官员的落马都与中央巡视工作有关,表明中央正在持续强化对老虎的打击力度。

郭有明与三峡全通

2008年,商人梁士臣打算在宜昌建一栋专家楼,供公司专家度假用。这一消息被时任宜昌市委书记的郭有明捕捉到在机场铺下一条红地毯迎接。

当地媒体将其誉为一条红地毯引来的全通奇迹一条红地毯能引来什么?宜昌的答案是,千亿元的销售收入。

时隔仅5年,三峡全通欠下70亿元巨债、基本停产,郭有明亦涉嫌严重违纪被查,被查的一个原因就与三峡全通有关。

梁士臣系三峡全通涂镀板有限公司(即三峡全通)董事长,此人堪称国内钢铁深加工行业的传奇:1995年,梁士臣在唐山创办恒通精密薄板有限公司(下称恒通),央企中冶集团于2007年出资10.72亿元承债收购了恒通67%的股份。将恒通大部分股权转手套现之后,梁士臣于2008年下半年奔赴湖北宜昌另起炉灶,筹建三峡全通。

梁士臣曾对媒体这样讲述:2008年我准备投资涂镀板项目,开始在全国各地考察。宜昌开发区得知消息后,多次派人联系。后来,宜昌市委书记郭有明亲自带队来唐山考察,不巧赶上我出差。郭书记在电话里对我说,只要梁先生来宜昌,哪怕不投资,我也会用红地毯来欢迎。

当年12月13日,梁士臣飞到宜昌,郭有明没食言,红地毯、鲜花、乐队一起迎接。考察5天,郭有明全程陪同,看了硬环境,再看软环境。他们一句句掏心窝子的话,让我深受感动。5天后,我就签了意向性合作协议。梁士臣说,没想到宜昌人只用50天就把地腾出来了!这里的人、这里的政府是来真的。

2009年2月28日,全通项目奠基。后来,在全通的建设发展中,政府当起了保姆:所有行政许可手续代办,所有行政性收费减免,碰到难题,书记、市长亲自协调解决。

然而,也正是因为地方政府的一路绿灯开道,才助推了三峡全通的无序扩张,并最终把媒人郭有明拖进了涉事传言之中。

三峡全通原计划投资高达200亿、产能达1000万吨,致力于打造亚洲最大的超薄涂镀板基地,一度成为宜昌对外招商引资的典范。

但鲜为人知的是,作为公司董事长、实际控制人的梁士臣,本人并没有拿出一分真金白银,而是将唐山恒通的两件商标以13.42亿元的天价当做注册资本入股;不仅如此,截至2010年5月18日,累计实收资本为33.37亿元的三峡全通,其实由全体股东累计出资的货币金额仅5亿元,仅占注册资本总额的14.98%,远低于《公司法》实际货币出资额不得低于30%的水平。

三峡全通资产负债表显示,公司2010年的短期借款已由2009年的7500万,快速增加至9.9亿元,增长近13倍;长期借款,则由2009年的6.58亿元,增加至11.3亿元。

每个月都有贷款到期,做长期的项目贷款不多,基本上都是短期。三峡全通总经理赵大河曾对媒体表示,贷款以新还旧,循环进出,资金链环环相扣。

不仅如此,作为宜昌对外招商引资的典范,三峡全通对外宣传亦大量注水。根据此前三峡全通官网信息,公司一期项目总投资高达70亿元。事实上,一期的投资从厂房到设备大概也就20多个亿吧。赵大河说,2010年的实际产出也远远没有320万吨,当时,仅有一车间的部分生产线在试生产,月产出大约在十几万吨。

值得注意的是,2009年3月~2012年6月,也就是郭有明在宜昌担任主要领导期间,当地官方媒体共刊登了56篇三峡全通的正面宣传稿。但至2012年7月,郭有明调离宜昌后,当地媒体对三峡全通的新闻报道戛然而止,可查阅的相关报道仅1篇2013年1月26日刊登的《慰问三峡全通困难职工》。此后,再不见这一曾经的政府座上宾登上当地党报。

昨日,有消息人士对记者表示,郭有明是在十堰市丹江口库区陪同上级领导视察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期间被中纪委带走的。而三峡全通仅是郭有明被带走调查的其中一个原因。昨日,郭有明的简历已从湖北省人民政府网站撤下。

中央巡视工作威力尽显

10月下旬,在中央启动第二轮巡视工作的部署会上,中纪委书记、中央巡视工作领导小组组长王岐山强调,此轮巡视工作要强化对党组织领导班子及其成员特别是一把手的监督。这一方向,让更多大要案件的线索浮出水面。

今年,中央巡视工作史无前例进行了两轮。两轮巡视工作的定位均在找线索,而不是直接查办案件。线索能否被迅速转化为案件并深入查办,成为检验中央巡视工作成效的实质要件。

一位接近中纪委的人士告诉本报记者,中纪委实际上在两轮巡视工作展开前,已经预测到腐败线索会大幅增加,从中纪委的机构建设上,一方面压缩了综合办事部门;一方面,强化了查办案件的部门,将原来8个纪检监察室扩充到10个。这就为迅速启动对腐败线索包括中央巡视组查找到的腐败线索的查办奠定了基础。

上述人士亦认为,两轮中央巡视工作之间存在一定的逻辑关系,第一轮巡视工作查找到的线索,如果未能及时产生效果,巡视工作的震慑力度会被弱化。而现在,很多在第一轮中被查处的腐败线索,迅速经过筛查转化为案件,并进入查办阶段。这样一来,会激发举报人在第二轮巡视工作中举报的积极性,也更好地发挥了巡视震慑的强大作用。

回顾今年中央的巡视工作,可以发现有多名官员的落马与巡视工作有关。

在中央第一轮巡视工作中,6月3日,中央第四巡视组对内蒙古自治区进行了巡视。巡视组组长薛延忠在反馈巡视工作情况时表示,该地区在矿产资源配置、工程招投标等领域腐败问题比较突出。

当月底,中纪委监察部网站上发布了内蒙古自治区统战部长王素毅涉嫌严重违法违纪被调查的消息。而据本报记者在王素毅曾经主政的巴彦淖尔市调查发现,其落马原因,与当地大兴土木搞楼堂馆所建设过程中的招投标腐败不无关联。在其之后,内蒙古亦有多名高级干部落马。

王素毅,被媒体解读为首名被中央巡视组揪出的副部级高官。

5月29日~7月29日,中央第六巡视组对贵州省进行了巡视。组长张文岳在总结巡视工作时表示:贵州省在党风廉政建设方面,少数领导干部搞权钱交易;有些案件的处理上存在查处不及时、处理偏轻等问题;由于缺乏严格有效的监督制约措施,导致工程建设、矿产开发、土地出让等领域腐败案件易发多发。

10月28日,贵州省委常委、遵义市委书记廖少华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

中纪委副书记张军曾表示,10月28日,中纪委立案调查的廖少华严重违法违纪案,就是巡视中发现的案件。移交给中纪委后,中纪委优先办理,用了1个月左右时间。

廖少华成为官方确认的第一名被中央巡视组揪出的副部级官员。

在王素毅和廖少华之后,11月19日和27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连续发布了两个消息:湖北省政协原副主席陈柏槐、湖北省副省长郭有明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

6月2日~7月23日,中央第二巡视组对湖北省进行了巡视。组长杜德印指出,湖北省的主要问题有:在党风廉政建设方面,存在个别领导干部以权谋私。据知情人士透露,郭有明被查,说明杜德印在代表巡视组作反馈时提到的问题是有所指向的。

与此同时,中央巡视工作的效果并非只停留在党政领导干部的腐败问题上。

6月3日~8月29日,中央第十巡视组对人民大学两任领导班子任期情况进行了巡视。组长陈际瓦指出,人民大学在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方面,惩防体系建设特别是财务管理、领导干部薪酬管理、自主招生等方面存在薄弱环节。

11月27日,本报记者从人民大学有关人士处获悉,该学校招生就业处处长蔡荣生因涉嫌违法违纪正接受调查。高校自主招生的腐败乱局至此被揭开一角。

11月5日,张军在中纪委监察部官网在线访谈透露,目前有关部门正在办理今年首轮巡视发现的老虎和苍蝇线索,计划2014年元旦前向中央报告。

张军介绍,按照要求,中央巡视组发现的问题、线索,分类处置:违纪违法问题线索,报告中纪委;选人用人上的问题,移交中组部。移交后,上述部门须优先办理巡视移交的问题和线索,并在规定的期限内,向中央巡视领导小组办公室反馈办理结果。

对于第二轮中央巡视工作,张军表示,巡视对象上,要突出省部级领导班子及其成员特别是主要负责人这个重点,将进一步扩大巡视范围,要加快巡视频率。

(责编:杨秋影)

钦州工服订做

锦州工服订做

威海制作西装